• 2006-12-26

    迟到的祭文,for罗严塔尔元帅

    Tag:[玄慕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ikaishu-logs/4137255.html

    真是罪过啊~~~

    刚刚才发现原来一直记错了罗严塔尔元帅的忌日啊~~~

    一直以为是二十六号的说。。。结果,实际上是,十六号啊~~~~~~~~~

    啊啊啊,就是一个字都不能记错的呀…………我错了~~~~~~~~~~

    居然还一连记错了那么多年啊啊~~~~

    。。。。。

    算了,迟了就迟了吧……迟了也是为元帅镇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不算祭文的祭文,如下——

     

    『新帝国历二年、宇宙历八○○年十二月十六日十六点五十一分,奥斯卡·冯·罗严塔尔享年三十三岁……』

    金银妖瞳的新帝国元帅,奥斯卡·冯·罗严塔尔。
    虽然比莱因哈特年长9岁,却也有着远多于过去的未来;
    虽然没有莱因哈特的野心和魄力,却也有着绝不轻易向人低头的骄傲与矜持;
    虽然不比莱因哈特光华四射,却也有着宇宙间鲜少有人可比的才能。
    “名将中的名将”,而立之年的罗严塔尔,相较于少年霸主的冲动任性,则更为沉稳冷静,而且干练。
    然而他臣服于王者,勇气与忠诚,毫不吝惜,一丝不苟。

    右眼黯黑如夜,左眼幽蓝似海。
    背叛或者忠诚,他们说,这便是他背负一生的宿命的十字。

    然而我从不怀疑你的忠诚。
    即便是在你揭竿而起,领兵叛离的时候。

    也许你曾独自在黑夜,眼神诡魅,说着「难道除了莱茵哈特就没有人可以当皇帝?」这样的话。
    可是你追随于他左右,为他铺平道路。

    后来你揭竿而起,你说:「叛逆也罢,离违何如,臣愿与陛下一战!」
    这就是你变节的宣言吗?
    既是变节,又何必自称 臣下 ?

    没有一个反叛者会再起兵之初就期待着自己的败亡,
    也不会在反叛之后还始终悬挂着先前侍奉的主公的旗帜,
    更不会像临终托孤一样将少年皇帝托付给自己最信赖的友人。

    你起兵,与其说是谋反,倒不如说是在维护自己的骄傲;
    与其说是为了打倒莱因哈特,倒不如说是为了让莱因哈特能再一次在战场上感觉到自身的存在;
    或者,仅仅是为了再一次证明自己对主上的忠诚心,以及,自己一直效忠的这个霸主,确实有接受自己忠诚心的资格。
    是这样的吧?

    「叛逆是英雄的特权。」
    叛逆,是比臣服更深更纠结的一种羁绊。
    你在反叛中,实践你的忠诚。
    从一开始就不曾改变过的忠诚。

    「因剑而生,因剑而亡。」
    当我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意义,已经是在一切归整为零之后。
    彼时,黄金狮子旗黯然空悬,托里斯坦苍寂如冰。
    逝者已矣,来者亦不可追。
    从那以后,少年霸主……失去了灵魂。

    。。。。end。。。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